花夏Max

全职 魔道 APH MHA杂食.爱豆小天本命灿白你动你死.

【全职高手/喻王】我们这样生活

*『我们这样生活』/喻文州
*(1/10)

第一次遇见王杰希其实并不是在第二赛季的赛场。那是一个印象深刻的雨天,年少时除了学习便是荣耀难得闲暇之余窝在图书馆里读《莎士比亚》。头顶滴下来几滴雨水不由得一惊循迹向上瞟去方才恍然大悟,并非屋顶漏水只不过一个被淋成落汤鸡的少年衣角落了些许水珠。

被打乱了思绪之后便难以再沉浸于书本,遂合拢了厚重大书转而抬头仰视着人找书的面容神色。在看清人面孔时不禁有些好笑,又恐惊动了人只好埋头捂嘴不使自己笑出声。那是对怎样的双眼啊,未免不对称的有些过分,左眼分明要比正常轮廓大上不少。

嘴角有些抽搐又是弯眸看着人白皙而清秀的脸庞。大概是与我年龄相仿,脸上带着一股青涩稚嫩和少年独有的傲气。被雨浸湿的头发一绺绺粘在耳鬓与前额略显凌乱狼狈。从口袋中翻出一包餐巾纸递给人示意擦擦雨水,便顺利听得那人开了嗓。

“谢谢啊,”是少年到变声期应有的沙哑却又带着些许磁性,不算浑厚却让人听起来格外舒适。“你也看莎士比亚吗?”他指了指我手里捧着的书,继而同样坐下用手中的餐巾纸擦拭着身上残余水珠。笑了笑点头,往旁边挪出一个空位。

他笑起来很好看,初次见面的时候便如是想到。分明一副落汤鸡模样眉角却不染一丝阴郁仍旧活泼微微上扬,时而勾起的嘴角让人不禁好奇他手中的书本。侧过头去的第一句话却变成了你叫什么名字。

“王杰希。”他仅仅这样回答我。

他看的入神便不忍心打扰,只得把头扭回来继续看自己的莎士比亚。王杰希。心中默念着人的名字牢记在心,他自报家门时是罕见的放慢了语速,让自己足以听清免去了尴尬。他没问我的名字,我也便没主动说出口。

_喻文州,请多多指教。

我仅仅在心里小声呢喃。

【魔道祖师/戏/魏无羡】魏无羡的肚皮舞

/是戏
/魏无羡第一人称
/一个ooc的肚皮舞

很久没有跳过舞了,也不曾想过这最近一次舞蹈便是肚皮舞。不是什么难跳的舞只不过服饰着实难以启齿。挑了挑眉望着面前排成行的罪魁祸首闷哼一声开始上妆。

既然是表演那自然是要带妆的,大抵是从了这舍主的喜好化起妆来倒是分外妖娆。是上等的胭脂涂抹于朱唇之上格外红润,可转念一想又不情愿仅仅止于这般模样,三两下擦掉了红胭脂取而代之的是唐代盛行一时的乌唇和八字眉。

你问八字眉?顾名思义自是将眉形化作八字一般,更显得几分阴郁之色。而乌膏注唇倒是唐代流行妆容。深知那是常人所欣赏不来的流行于是更添了几分恶趣,想来江宗主若偏要我堂堂夷陵老祖跳那好生妖娆的肚皮舞,何不妖娆妖全套呢?

心里如是想着手头也已草草了结了妆容换上束胸的衣服(其实也没有胸)露出白皙腰身。酒红背心自锁骨下方覆盖至胸脯下侧垂下银白流苏随风轻飘,下身是半透明暗红薄裙若有若无遮盖住整个腿部却又在大腿外侧缺了一块使得腿部线条得以暴露在看客眼中。

轻轻推开了房间门便探头朝里偷瞄几眼,见众人都在不禁勾唇莞尔进了屋。忘记说的是特意在腰间系了一串铃铛当然是为了引人耳目。

“大家都在,那我就开始了哦。”

笑着开了嗓兀自随着鼓点(哪来的)扭动着腰肢。不敢自诩纤细的老腰其实倒是出乎意料的灵活而自然,奏着强烈鼓点伴着节拍灵巧挺着腰身惹得那铃铛也跟着啷啷作响。余光扫见众人惊诧目光不禁笑得更加灿烂于是更加来劲的舞蹈。

若说这舞蹈也并未多难,自胸脯一路扭至腰间如蛇一般柔顺自如不显僵硬之感。而双手则别有用心时而叉于腰间一同摇摆时而高高举起在头顶慢慢合拢又突然跟江宗主送去一个飞吻和媚眼。突发奇想转瞬间提指解开红色发带任由秀发肆意披散更显凌乱美感,而双手则搂起一缕发丝高高悬于头顶轻轻摆弄。

指尖绕过发丝缠绕于胸前眼神故作迷离一一扫过场内看客...

等...等等...蓝湛!

在目光掠过房间一角时猛地一怔一时竟忘却了舞蹈僵直在原地无法言语。脸上本有的笑意顿时荡然无存只剩惊慌失措。

卧槽,蓝湛我错了!!

【短打自戏】Joker

£JOKER /over.

『笑容爬满了面容,寂寞堆积在心里。』

舞台幕布拉起的瞬间明亮灯光打在身上,强烈聚光使得眼睛一霎时受到刺激而闭上。下意识抬手遮光却被理智所钳制只好等眼睛适应强光之后微微睁开些许。台下一片寂静等待着台上这个身着七彩衣服脸上是超大笑容和红鼻子的clown带来精彩表演。只是敛了敛眸子故作虚伪笑容以讨孩童笑颜,从一旁工具箱内翻出道具深吸一口气即将开始又一轮表演。

            “I'm a joker…”

鼻子和两只手上都顶着高高叠起来的盘子摇摇欲坠 。额头渗出细密汗珠生怕盘子跌落。走过大半路程步伐稳健毫无差池却在最后一步稍有不慎崴了脚,一头栽在了前面的泥坑。顿时盘子跌落撞击在地上砸的四分五裂,玻璃片高高溅起瞬间划破脸颊。痛感即刻沿着神经深入四肢百骸。抬手随意擦了擦泥土,站起身的一瞬间拭去了脸上那抹猩红,残留的血液与五彩妆容混杂在一起,只是更添几分狰狞。

           “妈妈,小丑摔倒了。”“傻孩子,他是在表演呢。”

瞬间台下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笑声。每个人鼓掌拍案叫绝脸上流露出的欢愉传递着一种快乐。愈发得无地自容仓皇起身承受着观众放肆笑声。无从分辨笑声背后是享乐抑或只是鄙夷与不屑,心中越发惶恐开始紧张演出之后是否会遭受一趟毒打。只好咬咬牙抬起头佯作一脸滑稽模样对着地上的盘子指指点点,就如那盘子是故意打碎只为博人一笑罢了。

舞台幕落下来的那一瞬间灯光瞬息间尽数熄灭。眼眶中泪珠不断打转最终顺着面庞滑落晕开了脸上的浓墨重彩,无声消融于木制地板之中。粉碎的碟片扎进心头渗出点点猩红血液无从擦拭只待它自己凝固成血痂。刺痛感分明清晰无比却微微阖眼不予理会。

        “I'm only a joker.”

---
/自戏短打而已 非常喜欢这样一个人设。越是笑得灿烂越是孤独寂寞。

『Power衍生』灿白专场-朴灿烈

№ 朴灿烈专戏
№ Power 副本衍生
№ 情侣专场

抬手迅速在键盘上敲下三五个字按下了推送,不出一会儿面前就聚齐了8人打团。不知哪爆出的一把好枪此时早已装备上手。左手键盘右手鼠标灵活控制走位视角,移动到一块废墟之后下蹲藏好。换好武器于指尖轻转两圈示意挑衅。心里默数三秒屏幕上即刻显现boss血量条,操纵角色飞速起身子弹上膛对着boss当头一炮拉取仇恨。在boss一炮轰来的同时左手在键盘上快速敲击,角色一个翻滚便匿身于另一块废墟之后。

往身侧望了两眼,xiumin和chen两个机械师还在不慌不忙的组装电线,D.O.却在boss的疯狂火力下乱了身形。Sehun在一旁边拿着无线电打电话,多半是实验他的新装备,一边侧着身对天打了几发空枪,确实心不在焉。

抿了抿唇看向另一张电脑桌旁的边伯贤,不免有些不爽,“凭什么他去抱猫我还在这杀怪”。但仅仅是走神一下便被boss的炮火缠身,心头一紧只得加快了手速跳起来射了两枪出去。毕竟是自制武器,五个枪膛不是盖的。

“里兜!”

对着耳麦惊呼出声,屏幕中的suho不知何时瘫软了身子倒地,而boss近在他身前。只探得那boss巨大的机械爪便朝着倒地的suho抓去,顷刻间就将清空suho的血条。

“砰砰!”

两声枪响恰到好处的响起,击退了boss的爪子。是钟仁操纵着他的kai一个闪现就来到了boss身前挡了这致命一击。

“干得漂亮。”

一边打出四个字一边操纵角色抬枪对准boss又是五连发。随即迅速与前方的队友们汇合,七把枪一起滥炸boss。

“boom!”

一声巨响,boss的钢铁身躯系数化作碎片四散开来。而八个人也是终于得到了最终的闪光球。

“We are one.”

不管是游戏还是别的什么,都要满分通关才行!因为我们是EXO啊!

——————

突然来的脑洞然后也是难产了好几夜才熬出来(??)
好嘛是自己懒了。
喜欢就好,这是一个比PowerMV更中二的组戏!对,是戏!

『Power衍生』灿白专场-边伯贤

☞边伯贤专戏
☞花夏Max

侧目望去是只雪白猫咪于坚硬地砖上猛力拍打着一个彩色按钮.身后传来队友绝望的惊呼不禁弯眸笑出了声.看着猫咪拍打按钮换动着颜色微眯双眸,探身阔步朝着那猫咪走去.

"啊边白!快抓住那只猫!不然又要团灭了!"

身后传来灿烈一贯低沉嗓音,勾起唇角又是一阵发笑.想了想突然停下了脚步偏要去逗逗那英俊少年.

"喂,你们这副本打多久了都没过,要不要再废一点."

觉察到身后人愣了一下,但沉默一向不是其风格.很快,身后传来一阵碎念.无奈扶额只怪自己作死炸出了隐藏boss."喂baek你这就过分了要不是你每次都坑我我们能打这么多回吗?" "还有你赶紧的啊墨迹什么到时候又要重来!" "你不打换我上啊我绝对分分钟砍boss" "不行不行换我上!"

"灿烈,冷静."

并不是很想与人斗嘴只是在键盘上迅速敲出四个字外加两个标点,屏蔽了对话栏开始专心看着面前猫咪.慢慢朝着猫咪走去数着其拍打按钮的次数.

"三,二,一!边白快上就是现在!"

人的消息框突然弹出的同时听到旁边世勋的一阵悲鸣"你们有完没完".数到了最后45次连击在猫咪将要拍下46次的瞬间将猫一把抱起说不上温柔.

"啊伯贤真棒妈妈打!"
"哈哈终于成功了!/欣慰脸"
"233边白你还是有点用的嘛."

消息框弹出一堆信息,粗略浏览之后露出了笑容.抱着猫咪挠了挠其后颈见它也弯眸微微屈伸着爪子.几秒后屏幕上跳出几个大红字母.

YOU WIN.

『魔道祖师-忘羡』老祖日常惹火

日常撒点糖糖咦。

都道云深不知处风景美如画,是处一泓清泉从石涧间喷涌而出,顺流而下与数条清溪相汇,在春日阳光照耀之下闪着点点波光系数淌进冷泉.

蓝忘机向来走路无声无息,此时也是信步朝着冷泉走来.撩开一帘柳枝来到池旁.周围几位弟子见了蓝忘机也是一惊,迅速穿好了衣服.低头说了一句“含光君”之后转头就跑.

只剩下一套格格不入的黑衣整齐的叠好放置在青草地上,最上面搭着一只挂着鲜红穗子的笛子——陈情.蓝忘机微微弯眸,笑意稍纵即逝.一片水花迎面而来,蓝忘机连忙抬手去挡,却仍是被淋了满头.不见半点怒意,向泉中望去是个身材匀称的男子,被渐渐上涌的雾气遮住了面容却依稀窥得那人琵琶骨下的一块烙印.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蓝忘机又怎会忘记自己身上的三十三道鞭痕和同样烙在心口上面的印记.褪下衣物径直走进冷泉,听得泉中人几声轻笑:

   “蓝二哥哥~你偷看人家洗澡呢.”

蓝忘机侧身躲过雾中探来的玉手,再敏捷的伸手一带,只见身前人脚下一个趔趄便跌进了自己怀里.

“哎呀,蓝二哥哥你抓疼我了。”

一声娇嗔恰到好处的响起,不知是哪位老祖投怀送抱到了蓝忘机身上,细腿一缠人的腰还赖着死活不肯下来了.定睛一看,老祖的身材倒也不错只是略显清瘦,此时湿了眉眼又是这般作态更是填了几分娇艳.魏无羡伸手轻轻拍了拍蓝忘机的胸膛示意他看看这般春光乍泄的自己,蓝忘机也不客气,倒是主动了几分.常年持剑抚琴的手略有细茧,此时在魏无羡背脊上轻轻抚过却是颇为温暖.从脊椎至尾椎一阵酥麻,惹得魏无羡仰头露出诱人颈线的同时也是一声娇吟.

“喂喂喂,蓝湛你想干嘛?!这可是冷泉啊。”

蓝忘机未尝流露出半点羞耻,反倒脸不红心不跳地俯身轻轻吮吸了一下某老祖的耳垂.

“天天.”

蓝忘机如是回答.

备考时节 加油加油(ง •̀_•́)ง